瀏覽人數8084 | 字級:
火燒圓明園 雨果批英法是土匪
【前言】

十九世紀中葉,東西兩半球各自發生了一場大規模內戰。西半球那場發生在崛起中的美國,東半球則發生在日益衰頹的中國。而當時的全球霸權英國,則在其間發揮了關鍵性影響。

大清帝國這場內戰,臺灣稱為「太平天國之亂」,共產中國則視之為革命或農民起義。鴉片戰爭後,中國進一步嵌入全球貿易體系中,西方列強的外交與軍事力量對清廷或太平天國更有一定的影響力。西方各國的輿論甚至國會內部,對於是否干涉這場戰事各有看法,但才剛攻進北京並放火燒掉圓明園的英國最後卻選擇幫助滿清朝廷。日本明治維新的重要人物伊藤博文便認為,英國介入使得清廷多活了五十年,因而加大後來的動盪程度,並推遲中國的現代化進程。

作者從國際關係的角度切入,特別著重英美各國在外交與軍事上對太平天國戰事的影響,而不流於誇大。除了組建湘軍的曾國藩之外,也側重介紹了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他為太平天國提出的「資政新篇」可說是中國第一套現代化綱領。本書於二○一二年獲頒坎迪爾獎(Cundill Prize),是全世界獎金最高的歷史著作獎。

文明之劫

至少英格蘭女王滿意對華用兵的結果。一八六一年二月九日,在議會發表開議演說時,維多利亞女王對額爾金勛爵和葛羅男爵「能體面且滿意地解決(在華)所有爭執」表示高興,並嘉許英法軍指揮官「表現出最友好的聯合行動」。但除了女王、首相帕麥斯頓勛爵和外相羅素勛爵這三人,額爾金很難再找到支持他此次作為的人。

《泰晤士報》主編群向來最支持對華用兵—畢竟該報記者鮑爾比遭中方殺害—而且該報一八六○年聖誕節的社論暗暗表示,額爾金對中國人或許太客氣。至少就金錢上來說,該報主編群覺得他不該只是將賠款加一倍,應該加三倍。他們說中國人應體認到只賠這些錢就了事算是占了便宜,因為英國出兵侵華的開銷遠超過賠款金額所能彌補(後來有人估計英國的戰爭開銷是加倍後的賠款的數倍)。但他們應和當時的社會氣氛,承認「只是虧些錢,不管多少錢,就能得到和平,乃是人所樂見」。至於北京受到的破壞,他們顯然覺得那只是為了報復中方劫持巴夏禮和殺害鮑爾比等人。《泰晤士報》寫道:「焦黑的清朝皇帝夏宮(圓明園)廢墟,將記錄著懲罰,久久不消,而他們的墳墓或許正可做為招致懲罰之罪行的標記。」

其他報紙就沒這麼支持。例如《世界新聞畫報》(The Illustrated News of the World)則採取較深思熟慮的觀點,從某些英國民眾的矛盾心態—得悉攻陷北京,這些民眾的感受與其說是歡欣鼓舞,不如說是某種模糊的不安—來探討英法聯軍的勝利。該報表示,這場勝利的確是「世界史上最值得大書特書的勝利之一」,「來自遙遠西方,兵力單薄的部隊,攻下了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一的國家的首都。」但該報指出,飄飄然的勝利氣氛「與遺憾及疑慮的心情奇怪地混在一塊……因為我們看不出那將止於何處」。中國與英國這場戰爭讓人覺得幾乎是擦槍走火無意間發央A肇因於接連發生的意外、一方認定受辱、情勢逐步升高、小懲罰,而這些接連發生的意外、受辱、升高、小罰全非人有心的安排,但最終卻發展成讓「世上將近一半的人鬥得你死我活」。該報認同中國政府行為狡詐這觀點,但也間接表示英國不該以暴力回敬。該報主編群寫道:「埃菲爾德式步槍無法教他們說真話,也無法軟化他們激昂情緒的內在野蠻性。」因此,他們未責怪於誰,反倒希望這個歷史時刻快快過去。他們說,探究「這場戰爭的根源如今已太遲,我們注定要走這一遭,得竭盡所能走出那困境」。

不管對這場戰爭或對結束該戰爭的條約有何看法,真正令各種政治立場的人都感到驚駭的是毀掉圓明園。反對拿破崙三世的威權統治而流亡英吉利海峽某座島嶼的法國作家雨果,在一封著名書信中譴責英法聯軍毀掉圓明園。他在信中稱英國與法國是一對土匪,在中國一路劫掠、焚燒。他寫道,額爾金勛爵家的貪婪是一脈相傳,因為放火燒掉圓明園的額爾金伯爵,正是一代以前從希臘劫走大理石雕的額爾金勛爵之子;但,雨果說,兒子比老子更壞,因為破壞殆盡,什麼都沒剩。他寫道,圓明園是世界文明奇觀之一,與希臘帕德嫩神廟、埃及金字塔、羅馬圓形露天競技場、巴黎聖母院齊名。如今,由於把歐洲與文明劃上等號、把中國與野蠻劃上等號的那些人的縱火劫掠,它就這樣消失於地表。他嚴正表示:「文明就是這樣對待野蠻的。」

不喜法國政權的人批評此事或許不足為奇,但英國議事殿堂發出的批評同樣不留情面。一八六一年二月十四日貴族院及平民院考慮以正式決議向侵華成功的英國指揮官和部隊表達感謝時,爆發了激辯。在貴族院,巴思候爵(Marquess of Bath)聽完首相帕麥斯頓為額爾金勛爵的行為辯解後,鄭重回應道:「他無法……容忍蓄意破壞文物的行徑遭到漠視,儘管那行徑得到英格蘭大使的批准,得到英格蘭大臣的辯護,在他眼中,那根本和燒掉亞歷山卓圖書館或德.波旁(Constable de Bourbon)洗劫羅馬之類行徑一樣不可饒恕。」在平民院,愛爾蘭國會議員史卡利(Vincent Scully)表示燒掉圓明園「在他(史卡利)眼中,在同院許多人眼中,無疑是野蠻和惡意破壞文物的行徑,從古至今都很難找到這樣的先例,最差堪比擬者,乃是亞歷山大大帝在大致類似的情況下燒掉波斯波利斯一事。」史卡利問道,如果中國人攻占倫敦後幹下類似的事,英國人會做何感想?他質問:「燒掉夏宮(圓明園)用意為何?是要博得中國人好感,或要讓他們皈依基督教?」

公開受辱,額爾金立場不變。在他看來,他這麼做是為了如今譴責他的那些人好。事實上,他兩次遠航中國之行,一直有股沛然莫之能禦的力量—祖國和祖國人民發出的集體意志,他腦海中想像的意志—引導著他,使他把自己心中頻頻浮現而且有時非常強烈的疑慮都甩到一旁,一逕往前衝。返國後不久於皇家藝術院的一場演說中,他為自己決定摧毀圓明園一事辯解,稱那是在當時的環境下不得不的選擇:
大批的避暑殿宇和亭閣,因掛名中國皇帝的夏宮而顯得尊貴。在我有任何作為之前,那裡面的東西已經遭到劫掠。對於那些殿宇亭閣的毀壞,(我)要告訴各位,沒有人比我更由衷感到遺憾。但當我確信,除了讓本國,讓中國,再受到一年的戰爭災難,我別無他法能表達我、表達英國軍隊……還有,我要在各位面前大膽地說,表達本國人民,對那樁殘暴罪行的感受時—那樁罪行若未受到懲罰,將使在華每個歐洲人的生命陷入險境,我覺得我必須在深陷於一種當然會有的感受和執行一項痛苦職責之間做出選擇。這種選擇並不愉快;但我相信凡是為王室效命、身負重大職責之人,必須做出這項決定時,都不會遲疑。

也就是說,在那件事情上,為英國,為英國軍隊,最重要的,為英國人民,盡一己之責,比他個人的審美感受還要重要。他辯稱,毀掉圓明園,乃是(先一步)平息英國人對僧格林沁劫持巴夏禮與殺害俘虜的怒火,而不必再與中國打一場戰爭的唯一辦法。他承認損失很大,但他堅信凡是有責任感之人,處於他當時的處境都會這樣做,因為不那麼做不行。

但他遺憾的不是毀掉圓明園一事對中國的影響,而是遺憾於毀掉一樣美麗的東西。批評他的那些人,就連雨果,也是這樣的想法;他們高喊可恥,不是為了中國的損失,而是為了藝術的損失。在額爾金的演說裡,任何發自肺腑的懊悔,都仍抹不去他的根本信念:中國是個需要英國介入的國家。滿藏皇室珍寶的圓明園付之一炬,或許令歐洲的審美家感到遺憾,但他對中國本身沒什麼同情。他深信中國的文明已是昨日黃花。在皇家藝術院的演說中,他還說中國人雖然發明了火藥,卻幾乎只懂得拿它製造鞭炮。他們發明了指南針,卻未走向大海。他們發明了印刷機,卻只拿它來印製「一成不變的孔子著作」。他認為過去是歐洲善加利用了中國的發明,未來也不會有改變。對於剛被他用武力轟開對外通商大門的這個古老國家,他蓋棺論定道,只有英國能讓中國文明重現生機。他斷言:「我傾向認為,在這眾多畸形和廢物底下,潛藏著更神聖之火的火花,而我同胞的過人天賦或許能將那些火花集中起來,助其化為熊熊之火。」

(本文轉載自史蒂芬.普拉特新書《太平天國之秋》,由衛城出版)

相關新聞:
新聞臉譜 (投下你對這則新聞的感覺)
回 應 文 章
3 篇回應文章 我要回應
發表者: q87947 2013/06/27 13:33:34
標題:世界和平
世界和平的基石在 中國文化
中國文化的精髓在古籍:化屈辱為力量
文化在於 如何生活而不是打殺搶奪的文明  文化>>文明
發表者: 炎黃子孫 2013/06/22 09:34:39
標題:炎黃子孫都不能忘記的國耻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發表者: TommyCG 2013/06/22 03:06:07
標題:首都十萬禁衛清兵打不贏數千雜牌部隊
當時的英軍大部分是印度人
法軍大部分是越南人
殖民地人本來就窮
有此機會能搶就搶
所以民間流傳
黑人愛財
白人好色

社群回應載入中

最新活動看板
 
  • 好友分享
  • 聯合新聞網粉絲團
更多新聞  
韓國朝鮮日報中文網
俄羅斯新聞網
美國之音中文網
北美世界日報
泰國世界日報
卡達半島電視台
EuroNews
CNN
Financial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hongkong.com
BBC中文網
東方日報
星島日報
明報新聞網
新加坡聯合早報
新華網
韓國東亞日報
日本共同網
線上期刊  
富比世
Economist.com
TIME
BusinessWeek
亞洲週刊
華盛頓觀察
知識通訊評論
網海串連  
綠色和平
早安財經文化
晨星出版
聯經出版
全球之聲線上GVO
聯合國網站
世界地圖
韓國公民媒體OhmyNews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
訂閱電子報
紐時周報
北美智權報
udn國際新聞報
財經快遞
udn資訊科技產業報
台灣光華電子報
遠見電子報
金融家月刊電子報
新鮮日本電子報
世界公民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