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2395 | 字級:
吳憶樺憶往 成長道路辛酸

【中央社╱聖保羅特稿】

10年前,台巴混血兒吳憶樺因父母雙方家族爭奪監護權,成為國際矚目的新聞事件人物,但回首過去,卻是一段辛酸的成長道路。

10年之間,吳憶樺在與台灣相隔半個地球的巴西、不同語言與文化的環境中成長,歷經雙邊壓力、司法爭戰、動員群眾,最後卻在寄養家庭中生活長大。

1998年,吳憶樺的巴西籍生母瑪莉莎(MarisaErgui Tavares)過世後,3歲的吳憶樺就和外婆羅沙(Rosa Leocadia)一起住,直到5歲,吳憶樺的生父、台灣高雄茄萣漁民吳登樹帶他到台灣探親。吳登樹在兩星期後病逝,他的胞弟吳火眼與羅沙就此展開為爭奪吳憶樺監護權之戰。

巴西南大河州新聞網站「零時」(Zero Hora)日前刊登1篇吳憶樺專訪,這是吳憶樺在2004年重返巴西後首次在媒體面前開口,表示10年前根本不明白自己身上發生什麼事。

吳憶樺說,5至8歲他住在台灣的那幾年,是真的把叔叔和堂兄弟當成自己的家人,對巴西外婆的記憶模糊,更不懂為什麼大家要他離開家,到世界的另一端生活。他只記得當時很害怕,一直哭不停。

吳憶樺被送回巴西南部卡諾阿斯市(Canoas)後,就與台灣的親人斷了聯繫。8歲的吳憶樺非常想念台灣,卻不得不去適應1個陌生的新家庭,學習1個全新的語言─葡萄牙文。

3年後,吳憶樺開始經歷人生的幽谷,交上了壞朋友,每天沒日沒夜地在外遊蕩,喝酒、吸毒,到處打架鬧事,學校的課也不上,結果留級3次。

青少年變壞容易,復原的過程卻很艱辛。這段期間,吳憶樺沒有待在外婆身邊,卻覺得過去曾就讀的幼稚園園長葉特納(Etna Borkert)的家更自在,開始三不五時去那裡過夜,且逗留的時日愈來愈長,直到引起當地兒童暨青少年司法保護委員會的注意,吳憶樺親口告訴法官,他要待在葉特納身邊。

61歲的葉特納回憶當時,吳憶樺就像迷途的孩子,對人生感到迷茫,才會染上喝酒、吸毒的惡習,雖然法官對他不願與外婆一起住感到奇怪,最後還是接受吳憶樺的選擇。

葉特納與夫婿阿諾(Arno)一生致力教育,除了吳憶樺外,還有4名親生子女和另外4名領養子女,吳憶樺成為老么。

剛開始幾年,吳憶樺還是無法完全脫離過去荒誕不經的生活,葉特納為了不讓吳憶樺翹家,還將家裡的鑰匙藏起來;葉特納也不記得自己曾經多少次大街小巷的尋找逗留在外不歸的養子。

經過多年的教養,吳憶樺在新家庭的關懷與照顧下,終於長成1名喜歡居家生活、性情溫和的男孩。因為留級3次,目前就讀高一,在以前的母校書店工作,課餘時學習英文與中文,喜歡運動,同時參加高中話劇社的演出。

葉特納認為,上帝的安排是對的,今天的吳憶樺是幸福的,更是許多青少年的榜樣與見證。

一路走來,吳憶樺對自己身上發生的這一切說無怨言是假的,但他也知道凡事都有好的一面,正因為經歷過這些事情,讓他成熟、長大。現在,他只想回台灣看看親人,好好念完高中,或許以後有機會在台灣繼續升學或工作。

【2013/12/19 中央社】

相關新聞:
新聞臉譜 (投下你對這則新聞的感覺)
回 應 文 章
0 篇回應文章 我要回應

社群回應載入中

  • 好友分享
  • 聯合新聞網粉絲團
訂閱電子報
聯合電子報
udn午後快報
udn論壇報
一周大事電子報
新新聞電子報
台灣立報
部落格名嘴
聯合書報攤快遞
名人堂電子報
異外之聲•同志熱線電子報

延伸閱覽區  
名人部落格
專題大倉儲...more
精選閱讀  
聯合書報攤
校園博覽會
運動大聯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