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2371 | 字級:
且看小沙彌成宗師:星雲大師傳
【記者沈怡/台北報導】

「我不是信徒、不會皈依,我會採訪你、你身邊的人,你不用招呼我。」兩年前,天下文化主編符芝瑛銜命寫星雲大師傳記,她用冷靜得有些「酷」的語調對星雲大師說。

寫傳期間,她像一個情報員、密探,不時出現在簇擁著星雲大師的人群裡、隨他全島開釋從眾的行程「急行軍」,甚至跟從星雲大師回到老家揚州,訪問星雲母親、姊弟親友,獲得寶貴的第一手資料。

傳記還未正式動筆,處事素來理性的符芝瑛,就在舊金山佛光會正式皈依了。大師態度仍是望之儼然、即之也溫:「人和人交往,要經過時間考驗。」

對符芝瑛來講,那是人間難解的因緣。就像星雲大師為什麼十二歲在棲霞山剃度出家?為什麼在惡劣的外界環境中來到台灣、堅持弘法?為什麼創立了世界聞名的佛光山又不為己有?星雲大師身邊弟子不敢完成的任務,符芝瑛「因為不知道大海深闊」,一頭栽進去。從遙遠的觀察者,變成平實的記錄者,甫出版的〈傳燈--星雲大師傳〉,符芝瑛堅持新聞人本色,她強調「我未受大師左右、也未下驚人的結論;書裡的每句話、每個字,都有資料印證」。這種態度,和陳慧劍寫(弘一大師傳〉的恭謹敬仰,大不相同。

星雲大師傳襲馨燈的生平,一本(傳燈〉記之不完,然而最可貴的是,字裡行間可尋見大師不掩飾的真情。真性情,正是年近七十星雲大師的最寶貴面目。問大師書中何以用了不少與政界聞達的合照:「出家人何需世俗標準托襯?」星雲大師輕淡解釋:「我沒有分大小尊卑,照片用的是書中寫到的人。照片不是我的,我什麼也沒有;此身非我所有,但何礙世界都歸我所有?」

親眼目睹、親身感受他的影響力,符芝瑛認為星雲大師最重要的意義,是把佛法從大陸傳來台灣,也是現今唯一一位可以傳燈回對岸的宗教領袖。星雲回到揚州,只有他,能深入群眾,用平易的揚州鄉音說:「我就是李國深呀(大師俗名)!」回到棲霞,只有他,能對年輕的佛子稱謂:「我是學長!」

這位臨濟宗第四十八代傳燈,簡單用「感激母親生我的個性」解釋何以面對困難永不覺喪氣挫敗。天地開闊讀來,(傳燈〉不是記錄一位宗教家的事蹟,不是弘揚佛法一家之言,而是處處「皆大歡喜」「心甘情願」的〈星雲百語〉。

【1995-02-12/聯合報】

相關新聞:
新聞臉譜 (投下你對這則新聞的感覺)
回 應 文 章
0 篇回應文章 我要回應

社群回應載入中

  • 好友分享
  • 聯合新聞網粉絲團
訂閱電子報
聯合電子報
udn午後快報
udn論壇報
一周大事電子報
新新聞電子報
台灣立報
部落格名嘴
聯合書報攤快遞
名人堂電子報
異外之聲•同志熱線電子報

延伸閱覽區  
名人部落格
專題大倉儲...more
精選閱讀  
聯合書報攤
校園博覽會
運動大聯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