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11263 | 字級:
朱立倫入政壇 岳父高育仁害的
【記者劉寶傑、范凌嘉、吳佩玲、林少予】

高育仁是政治閱歷豐富的國民黨大老,朱立倫是從學界轉入政壇的國民黨新生代菁英。這對岳父和女婿,前者出身南台灣的本省家族,經由地方歷練一路推進到中央權力核心;後者是來自北台灣的外省家庭,由中央出發走向深耕地方。這樣的兩個人坐在一起談台灣政治的演變,自是別有一番天地。

把兩個人牽在一起的,是高育仁的女兒、也是朱立倫的妻子高婉倩。朱立倫談起從政緣由,說是岳父高育仁害的。高婉倩曾經試圖阻止朱立倫從政,卻擋不住丈夫和父親的契合。高育仁經歷過國民黨最美好的年代,如今已到了退休之年;朱立倫面對的是國民黨最艱難的階段,但他談起未來卻毫無懼色。這場跨越族群與世代切割的翁婿對談,有感慨卻不鬱悶。

國民黨改造

高:改革 避開層疊組織

朱:拋掉包袱 大破大立

記者問:兩位都是國民黨員,尤其高先生在國民黨已經卅多年,看到國民黨連輸了二次大選,心情是什麼?

高育仁(以下簡稱「高」):國民黨最近宣布成立特別策略委員會,是我向連主席提出的想法。我的原意,是由他親自下海領導,督導黨務改造、大選爭議與立委選舉三件事,就是要避開國民黨層層疊疊的組織。沒想到,弄出來由副主席分組召集、分頭找委員加入,再由林豐正向他報告,這樣的結果,唉!

朱立倫(以下簡稱「朱」):這不是多此一舉嗎?(轉頭對高育仁)四年前黨裡面弄的改造委員會有結果嗎?這是在野黨可以玩的遊戲嗎?我的建議是,把國民黨由上而下的組織架構改為由下而上,各鄉鎮市自己決定,中央只是共主,以後沒有地方黨部與中央黨部,黨就是黨員與公職人員。

問:選後國民黨內部就對抗爭路線有爭議,有人主張議會路線,有人主張街頭路線,你們的看法?

朱:路線之爭都是細節,我認為終究要回到一個主軸:國民黨沒有給人看到願景與希望,包括路線、政策與人才。馬英九為什麼受到這麼大的關注?這其實是很悲哀的事,國民黨的未來好像就繫於馬英九一個人身上,如果沒有馬英九,國民黨好像就掛了,為何會演變成這樣?

回頭看看民進黨,如果蘇貞昌掛了,還有謝長廷、游錫堃等一大堆「十虎將」。國民黨如果馬英九掛了,二○○八年就不用玩了。爸爸(轉頭問高育仁),你們那時候有這麼嚴重嗎?(高苦笑搖頭)

我的看法是,不要把希望寄託在二○○八,要現在就從零開始,大破才能大立。民進黨當年也花了十年時間才起來。不要只擔心年底的選舉,就算年底選了一百五十席又如何?(高:哪有可能選一百多席?)

凡事都遷就現實,是漸漸下坡的政黨。我們看一九九六年的民進黨與二○○四年的國民黨:一九九六年李登輝剛以壓倒性優勢贏得總統,民進黨只有明星級的台北市長、幾位縣市長和六十多席立委;二○○四年的國民黨,情況也差不多。但民進黨當時沒有無法拋棄的包袱,如果國民黨永遠在紫禁城裡面轉不出來,怎麼打江山?

看族群問題

高:再激化 恐南北戰爭

朱:在桃園 族群很融合

問:選後台灣的族群對立嚴重,高委員從政卅七年,曾經在本土味很重的台南家鄉當過縣長,朱縣長現在族群分布平均的桃園主政,怎麼看台灣的族群問題?

高:我今年底就要退休,退休前,我想說說我的擔憂。現在我只關心兩件事,一個是台灣內部,一個是兩岸的事。

台灣內部的事我很擔心,完全是一種分裂、對抗的狀態。族群的分裂,意識型態、朝野及南北的對抗(朱插嘴:還有階級的對抗),都沒有解決,台灣沒有多少本錢。這些要政治人物解決,第一個要靠陳水扁總統,靠大和解來化解問題。他真的有要化解這些嗎?我懷疑。

朱:我倒是從另外個角度講,陳總統已經達到他的政治目的,既然已經達到,還是會回歸到全民利益、歷史定位…。

高:(搶白)陳總統為了選舉利益,不但沒有誠意化解,甚至還激化,這是短暫目的與策略運用(朱:這我剛講,他已經成功了嘛!)他不是做南部人或階級的總統,要做全部人的總統。一個月來的動盪,台灣分成兩半,若不解決,真的有南北戰爭的危險。

朱:的確,這是笑話!這麼小的地方還這樣!

高:我所謂南北戰爭,不是用槍來打的意思,而是激烈對抗。過去地方派系對立也這樣,台南有些鄉鎮不同派系連做買賣都不來往的,婚嫁更不能談,造成悲劇。縣長要化解(朱:對!),不能故意激化。李前總統不能再故意撕裂族群。

朱:桃園是族群最融合的。桃園的族群最複雜,但融合得很好。

高:第二,我很擔心兩岸,若處理不好,再加上判斷錯誤與意識型態堅持,會帶給台灣大災難。

大陸不是沒有敵意,但我們若處理得好,一年賺五百億美元,台灣就可以轉型,國民所得也可以達到兩萬美元。現在我們國防經費投資三千億,但你真的要跟大陸打仗嗎?你真的相信可以打仗嗎?

談兩岸關係

高:化解問題 一念之間

朱:最痛部分 不要碰觸

朱:(笑)可以啊!人家不是說我們可以撐五天嗎?

高:這是一念之間就可以解決的問題。台灣是太平洋的小島,一邊是美國,一邊是大陸,兩邊都是我們重要的經濟伙伴(朱補充:我們對美國出超一百億),會變成多好的地方!真的是寶島。一念之間把大陸得罪了,美國也不信任我們。

朱:(笑)不會啦!多買一千多億(國防裝備)就好了。

問:民進黨一直認為,和李登輝比較起來,陳水扁對兩岸還釋出更多的善意,民進黨主政下的兩岸關係還比較進步。

朱:不對!不對!民進黨處理兩岸關係的方法是:大原則我跟你吐槽,小東西我釋出善意。但人與人交往不是這樣子嘛!人與人交往,應是大原則肯定接受,不要碰觸雙方最痛的部分,小地方有衝突無所謂。他相反耶!李前總統還比較高明。

走過來時路

高:最羡慕事 當教授

朱:教授從政 做功德

問:選後,許多人說外省人有很深的焦慮感,你會嗎?

朱:不會。你們看我是外省人,其實我全家唯一的「純」外省人是我父親,但是他在從政期間,也積極和本省人來往。我的台語很「輪轉」的,閩南語才是我的母語,和爸爸(指高育仁)平常說話也是台語。我想這是環境的關係吧。

說我是外省人,講個故事。我那年選立委,是「報准」參選,所以黨部完全沒有配票。結果,我在榮家的得票是零。我父親還是軍方背景的!連彭紹瑾在榮家都還拿到一票,當時真是氣死我了。

問:兩位從政多年,經歷也類似,有共同的從政經驗談嗎?

朱:不能說「多年」。我才第六年剛開始而已,先前我是大學教授…

高:(插嘴)我最羨慕他的就是這點。我做過很多事,法官、外交官、律師、省議員、縣長、省級廳長、中央部會政府次長、立委等。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從縣到中央,從內政到外交,我都做過;到現在從政卅七年,唯一沒做過的,就是教授。這是最好的職業,沒有比教授更舒服的了。

朱:但我永遠不會進入司法部門啊!除非有人提名我當大法官,但我又不學法酘(記者:好像當立委九年也可以。)

高:不夠資格,不夠資格(笑)。那要很專業,除非你立法委員當九年。

朱:那我再回去當兩屆立委好了。我自己是教授出身,在國外與台灣都教過書,沒有經濟擔憂,若可以做,有理想,就去發揮;不能做,也不必強求。所以我覺得現在待公務機關是「做功德」。

【2004-04-27/聯合報】

相關新聞:
新聞臉譜 (投下你對這則新聞的感覺)
回 應 文 章
0 篇回應文章 我要回應

社群回應載入中

  • 好友分享
  • 聯合新聞網粉絲團
訂閱電子報
聯合電子報
udn午後快報
udn論壇報
一周大事電子報
新新聞電子報
台灣立報
部落格名嘴
聯合書報攤快遞
名人堂電子報
異外之聲•同志熱線電子報

延伸閱覽區  
名人部落格
專題大倉儲...more
精選閱讀  
聯合書報攤
校園博覽會
運動大聯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