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人數6821 | 字級:
抗日情報員李鐵生 傳說中的長江一號
【記者王瑞伶】

李鐵生臥病在床 面對詢問點點頭

「李爺爺,你就是名聞遐邇的長江一號嗎?」躺在高雄市立大同醫院病床上八十六歲的李鐵生,表情激動地點頭。一向不提當年勇的李鐵生,似乎終於承認了。

李鐵生因心臟腫瘤和肺炎引發併發症,住進高雄市立大同醫院後,連日來包括李鐵生的老部屬和對歷史故事有興趣者,在探視李鐵生之餘,更樂談長江一號傳奇;另有自稱長江一號的人跳出來,質疑李鐵生的代表性。長江一號的話題一時令人津津樂道。

究竟長江一號如何而來?誰是真正的長江一號?李鐵生的兒子、現任高雄市選委會副總幹事李海鈺說,從小到大,父親有「三不」原則:一不談抗戰時期的往事,二不聽日本人的事,三不看日劇。有關父親的英勇事蹟,反而是因為外界和父親的舊部爭相傳誦而得知。

和李鐵生結婚五十一年的李郭春榮笑著說,長江一號的名號跟著李鐵生數十年了,連前國防部長蔣經國都曾召見李鐵生,一起看名演員李麗華、柯俊雄、楊群合演的電影「揚子江風雲」。李鐵生生病前,常有人向他敬禮,尊稱他一聲長江一號,但李鐵生始終沒有親口承認「我就是長江一號」。

戴著呼吸器、無法言語的李鐵生,在病榻上被媒體和醫護人員追問時,他竟「點頭」承認,李家人都覺得不可思議。

李海鈺表示,六十年代以長江一號為故事主軸的電影「揚子江風雲」和電視「一百八十里封鎖線」風靡全台,父親因此聲名大噪,一天到晚被記者追著跑。不過當時當記者的二哥,都不曾從父親口中問出任何有關長江一號的消息,倒是父親十年前住院時,拗不過記者死纏爛打,首次以口述歷史方式受訪,侃侃而談從軍歲月,特別聊到抗戰期間的情報工作,露了點口風。

痛恨日本侵華 報考黃埔軍校

李鐵生曾提及,民國廿六年抗日戰爭爆發時,他剛從河北省第七師範學校畢業,因痛恨日寇侵華,瞞著家人報考黃埔軍校,由於他是獨子,家人曾堅決反對,但基於報效國家的民族大義,忍痛答應。軍校畢業後,李鐵生受過兩年訓練,馬上從事上級交付的情報任務。當時友人都不解李鐵生念軍校,卻執意走上高危險的情報路。

抗戰當年,日軍直撲長江,進攻武漢後,沿著長江兩岸,一路勢如破竹,我軍在江面布滿水雷,成為「長江一百八十里封鎖線」,日軍若想掃除水雷障礙,打通沙市、漢口、白螺磯一段的長江航道,首先必須攻占湖北省古容城的監利縣,而防守監利縣的自衛武力,只有五千名地方自衛部隊及數百名諜報人員。

在這場攸關國家存亡的情報戰中,李鐵生擔任龍頭的「疾風特工工作站」扮演關鍵角色,而轟動全台的「揚子江風雲」電影、電視,都是根據李鐵生和同志當年出生入死執行「死橋計畫」的情報生涯縮影。

執行死橋計畫 日軍攻勢受阻

李鐵生的長孫、就讀高醫大學醫學系的李天慶為了撰寫「長江一號:李鐵生」的人物報告,曾貼身採訪爺爺李鐵生。李鐵生提及,當時他在監利縣的工作,主要是執行「死橋計畫」,此計畫是日軍發動攻城後,監利縣集結全部兵力在縣內五座大橋的兩岸,俟日軍先頭部隊渡過最後的「兆豐橋」時,我方即分段炸橋,將日軍軍力分散,然後一舉將敵人殲滅。

不過這五座橋是古蹟,炸橋計畫多次被反對,經李鐵生一再闡釋計畫的重要,才付諸實行,而且經由李鐵生和同志們的努力,不但使日軍在長江中游的攻勢受阻,而且也使重慶的中央政府,得以洞悉日方在華及汪逆偽軍的兵力狀況。

政府從武漢撤退到重慶後,李鐵生仍率領近卅名諜報人員留在武漢對抗日軍,蒐集軍事情報並進行破壞。當時敵後工作要面對日本軍閥,暗地裡還要留意藉抗日名義而日漸壯大的共產黨。李鐵生負責第九戰區情報任務,活動範圍包括武漢、湖北、湖南、江西等長江一帶地區。李鐵生在敵後工作期間,日寇及汪偽政權均視他為頭號眼中釘,傾全力逮捕他,有兩次差點喪命。

持有偽軍番號 幸運逃過搜捕

一次他從武漢到天門途中,由於漢奸已接獲情報,在他投宿的旅社中一連搜捕他三次,與他一起活動的同志被抄出後,不是槍斃、就是被活埋,他因為身上有老百姓臨時給他的偽軍番號,幸運逃過搜捕。

另一次,在一個飯局,他被漢奸點名是代號長江一號的李鐵生,但他極力否認,加上飯局中有「自己人」極力掩護,他再度逃過一劫。不過,他雖未被認出,卻曾被日軍人抓了兩次,十根手指頭被刑扁過,脊椎也受重創,身上仍留有明顯的刀疤及烙痕。

至於長江一號的故事,李鐵生的說法是,在武漢從事情報工作時,曾在小說家鄒郎的家中設過短暫工作站,蒐集各項敵後情報,鄒郎的父親是監利縣仕紳,也是抗日志士。當時鄒郎雖未參與情報工作,但由於父親關係,對情報工作很了解,因此把李鐵生和當時情報人員出生入死的過程寫成「死橋」和

「詭路」兩部小說。其中「死橋」是根據李鐵生執行的死橋計畫而來,描述情報人員無畏生死、為國盡忠,有如走過「死橋」般,有去無返。

卓寡婦有其人 兩家人有來往

不過李鐵生一直不願證實他是長江一號,並強調「死橋」書中的王凡也不是「長江二號」,都是鄒郎為了寫書杜撰的人物。不過,李鐵生證實,書中王凡和另一名主角「卓寡婦」都是真實的,卓寡婦本名叫謝良英,是李鐵生一位黃埔六期學長的太太。李鐵生還收了卓寡婦的兩個兒子為乾兒子,兩家人一直有來往。

民國卅九年時,李鐵生帶領湖北省軍隊從海南島撤退到台灣,先後在國防部軍法學校、陸軍訓練指揮部、成功嶺任職,民國六十一年退役,轉往高雄市政府服務,擔任清潔所副所長(環保局前身)。七十一年退休後,一直定居高雄市養老。

李鐵生的太太、七十二歲的李郭春榮說,民國卅九年她在海南島認識李鐵生,民國四十年時兩人在台中結婚,一起生活五十一年來,李鐵生都不談情報工作,只提過為了保衛國家,被日軍用辣椒水灌過鼻子、用鐵鉗夾到十根手指變型,全身疤痕。

李郭春榮拿出和名演員李麗華的合照,及一些李麗華拍攝電影時送給她的劇照。她說,民國五十四年李麗華根據鄒郎著作「死橋」拍攝電影時,曾邀她到片場欣賞。

「死橋」難聽 電影?小說都改名

電影拍好了,已去世的導演李翰祥還曾邀他們夫婦一起吃飯,餐桌上李翰祥不斷叫李鐵生長江一號,並頻頻敬酒;後來,「死橋」電影經常在部隊中播放。當時擔任國防部

軍法學校(政治作戰學校前身)政戰部主任的李鐵生,有一天接獲國防部緊急通知,指蔣經國巡視部隊且要看電影,要求李鐵生抽空到場。蔣經國看完電影後,認為電影名稱「死橋」太難聽,電影名稱不久後改為「揚

子江風雲」,鄒郎連再版的書都一併更名。

電視台後來又根據鄒郎的書拍攝「一百八十里封鎖線」,由男演員梁修身扮演「長江一號:李鐵生」,朋友看電視,都找她求證,但李鐵生只是笑笑,從不鬆口。

李鐵生的孫子李天慶在李鐵生住院前,曾就此事訪問爺爺。李鐵生說,當時在軍中沒有那麼多名號,是鄒郎寫小說「死橋」時,為了增加戲劇張力加進去的,不過日後大家都叫他長江一號。

【2002-09-09/聯合報】

相關新聞:
新聞臉譜 (投下你對這則新聞的感覺)
回 應 文 章
0 篇回應文章 我要回應

社群回應載入中

  • 好友分享
  • 聯合新聞網粉絲團
訂閱電子報
聯合電子報
udn午後快報
udn論壇報
一周大事電子報
新新聞電子報
台灣立報
部落格名嘴
聯合書報攤快遞
名人堂電子報
異外之聲•同志熱線電子報

延伸閱覽區  
名人部落格
專題大倉儲...more
精選閱讀  
聯合書報攤
校園博覽會
運動大聯盟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