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 精選閱讀 / 台灣人物 / 名人對談 / 徐楓.湯珈鋮 / 友善列印
「只要有兩棟房 隨時可退休」

【聯合報/本報記者王惠萍】

徐楓變了,從電話裡就聽得出來。

一九九五年,徐楓與陳凱歌因「風月」更換女主角停拍風波,損失不下百萬人民幣。徐楓接到詢問電話時,一語不發,狠狠掛了電話。最近,大陸研擬課徵土地增值稅,徐楓投資開發的「湯臣一品」估算課稅金額高達五十億人民幣,損失不小。徐楓接到媒體電話時,竟還能幽默以對:「我正在打包行李。」

她看開了:「只要有兩棟房子,一棟自己住、一棟收租,我隨時可以退休。」一百萬與五十億人民幣,何等懸殊的金額對比,徐楓回應態度的差異,正顯示這十二年間,她變得更強,也更軟了。她放過自己了。

出身演員的徐楓,入行十五年演了近五十部電影,第二部電影「俠女」就曾入圍坎城影展,後又以「刺客」、「源」兩度金馬獎封后。十七年後,晉身製片的徐楓,以陳凱歌導演的「霸王別姬」摘下華人的第一座坎城金棕櫚獎,以及美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但隨之而來「風月」的滑鐵盧,又將徐楓推落雲端。

徐楓的人生也像電影一樣精彩。息影嫁入豪門,她積極參與丈夫湯君年的事業,由香港轉戰上海浦東,「湯臣樓」已是上海人心目中房產的第一品牌。

但湯臣當年在香港併購風波遭受調查,湯君年最終無罪,但六年風波卻使徐楓與兩名兒子同受折磨。次子湯珈鋮自承這是他童年的陰霾。

多金家世與俊美外貌,並不保證他的人生無憂,十四歲就得到憂鬱及恐慌症,從此走出學堂,縱橫股海,開始他的商場生涯。多像港片連續劇裡慣見的劇情,許多香港與大陸少女為他傾倒。

徐楓平時長住上海,和擔任湯臣主席特助的長子湯子嘉幾乎形影不離。母子向來親暱,到現在,徐楓還會捧著他的臉又親又啄。相較之下,老二湯珈鋮從小就是個沒有聲音的小孩,一點也不纏媽媽。接掌湯臣集團的香港上市公司六、七年來,他獨居在香港,自主而不愛喧嘩。徐楓看著這個內斂低調的兒子,無心「風月」,最愛看樓估價,彷彿又見到了當年開創「浦東傳奇」的湯君年影子。

徐楓有意無意說起她對兩個兒子絕對公平,並且有例為證:「霸王別姬」在北京拍攝時,她曾帶老大湯子嘉登長城;不久,湯珈鋮也到北京,她又帶他再去爬了一次長城。

媽媽突如其來的表態,湯珈鋮連聲呵呵,笑了笑。豪門母子互動,一切盡在不言中。

【2007/05/08 聯合報】

top
聯合線上公司 著作權所有© ud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