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 精選閱讀 / 台灣人物 / 火線人物篇 / 蔣友柏 / 友善列印
老婆看他:龜毛
蔣友柏抱著甫滿月的女兒,一臉有女萬事足的模樣,和老婆林姮怡相當幸福,羨煞他人。
【本報記者鄭家妤】

才要滿28歲的蔣友柏,常常需要與自己的內在拔河,他的外表開放洋化,見到的是年輕人強調個人主義的哲學,但因為蔣家特殊背景,讓蔣友柏常常不能盡情地做自己。

太太會說他「龜毛」

例如,不知道太太林姮怡曝光後,會遇到什麼情形,只能盡量低調。但忘情時,言談中還是會常提到林姮怡。「眼鏡?沒什麼特別造型啊,因為是太太選的,我就戴。」「哦,衣服是太太買的,所以我就穿。」還有帶著笑意說,「全世界只有一個人說我龜毛,就是我太太。」或「太太是巨蟹座的。真的啊?處女座和巨蟹座很合啊!」

T恤垮褲穿去簽約

又例如,真性情的蔣友柏,年紀還輕,懶得在言語上做修飾遊戲,所以穿起西裝,以蔣家身份現身的正式場合上,他索性不說話。「平常朋友絕對看不到我穿西裝的樣子。」就連與客戶正式簽約,蔣友柏依然一襲T恤垮褲,反戴著鴨舌帽。

蔣友柏12歲時,是他人生的分水嶺。蔣家與中國近代史的牽連,在1988年,蔣經國逝世後漸漸淡出。那年蔣友柏12歲,與父親蔣孝勇與母親蔣方智怡舉家移民加拿大,在這段時間,蔣友柏在一個沒有異色眼光的環境長大,與父母、弟弟的感情也益發親近。

亟欲擺脫政治關連

亟欲擺脫蔣家與台灣近代政治的關連,蔣友柏後來從國外求學完回台後,堅持經商而不從政。他很排斥提到蔣家第四代這個背景,就連做生意,都不願動用蔣家既有人脈。

「我不否認享有一些資源,但是如果我一開始就動用到這些人脈,當事業遇到瓶頸時,豈不連後備都沒有?」蔣友柏淡淡地說。「何況,認識的人,生意多難談,他們追求成本極小化,我追求的卻是利潤極大化。」

以專業經理人自居

以「專業經理人」自居的蔣友柏,目前把橙果的發展擺在第一位。只有員工17人的橙果,規模很小,但承接的業務已是跨國際的知名品牌。但除了橙果外,蔣友柏其實還有一個副業,和一個本是「正業」的副業。

每天早上四點起床

蔣友柏每天早上4點就要起床,因為他幫客戶進行金融投資業務,金融業才是友柏的本業。至於橙果其實原始創立者是弟弟蔣友常,但是在成立後,友常就赴美唸書,於是友柏為弟弟一手扛起橙果所有事務,「我用一個大公司的財務體質來要求橙果。」蔣友柏說。至於雙語幼稚園,是媽媽蔣方智怡經營的,但是友柏一周去一次,幫忙看財務報表,發落經營層面的事情。

母親開口盡力做到

「我是老大,理應照顧家人。」這是蔣友柏面對家人時的態度,雖然口裡常掛著「媽媽不能幫我決定任何事情」,但是只要母親開口,他一定盡力做到。

對父母很孝順的蔣友柏,在父親蔣孝勇癌細胞擴散時,是他扶著父親走到溪口尋親祭祖,在父親過世後,他成了家裡支柱。雖然蔣家篤信基督教,但蔣友柏是無神論者;母親蔣方智怡挺藍不遺餘力,蔣友柏卻是無黨無派。但只要蔣方智怡一聲令下,他依然會現身藍軍的活動。

其實沒有政黨色彩

「但你知道,我其實是沒有政黨色彩的,就連連方瑀有一天來我家拜票,正好一群朋友在打麻將,還有個小子故意放聲大喊,我要投陳水扁。我們家其實無所謂。」蔣友柏說。

未脫年輕人狂放不羈性格的蔣友柏,就算被知名國際手機大廠擺道,都不覺得是挫折。「我工作到現在,沒遇過挫折。」蔣友柏「臭屁」的說。就算看到才發表新機的國際大廠,未付橙果設計費,就採用橙果提案,以手機外型做成袋子,深獲好評。蔣友柏也只是搖搖頭說:「他們這樣很糟。」

這樣的經商態度,是否曾被唸「狂妄不羈」?蔣友柏說:「常常啊,但有什麼關係,這就是我啊。」

【2004-03-28/聯合報】

相對論》蔣友柏.蔣友常 父親交代 友柏友常絕不從政

相對論》蔣友柏.蔣友常 如果要賣臉 會覺得很悲哀

top
聯合線上公司 著作權所有© udn.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