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n / 精選閱讀 / 時事話題 / / 文忠傑.文良彥 / 友善列印
外科教父培育出眼科權威
【記者宋豪麟、施靜茹、魏忻忻】


剛過百歲壽誕的「外科教父」文忠傑,雖然是生於民國前的「滿清人」,退休卅年,仍每月出席三軍總醫院外科臨床討論會,發言指正後輩依然生猛有勁。他的名言「醫療沒有藉口」,醫院院長級的學生還是乖乖受教。

文家一門三名醫,文忠傑結縭近七十年的牽手,是眼科名醫樊長松,她今年九十五歲,與文忠傑鶼鰈情深。現年六十五歲的長子文良彥,也專攻眼科,曾任三總眼科主任,是國內眼科權威。

父母皆名醫,母親樊長松當年還是北京協和醫學院第一名畢業,文良彥讀國防醫學院時,老師們常問他:「你母親以前考試,怎麼也考不倒,你怎麼樣呀?」年輕的文良彥心想:「我和普通學生一樣呀,及格就很好了。」但不敢說出口。

文忠傑則常被問到,如何長壽有道?他用課堂上教學生的語調說:「長壽無道。」並分析,人的壽命長短,是基因和社會環境交互作用的結果,由不得自己。

這位百歲老人一輩子都相當有個性,老來堅持不讓兒子奉養,文良彥只能絞盡腦汁找機會請他吃飯,過生日塞個紅包什麼的。這樣「老來不求子」的父子互動饒富深意。

以下是外科教父和眼科權威的父子相對論:

母念眼科
看完指引 我決定走這一科

記者問:全家有三位醫師,請談談選擇行醫的過程。文良彥選擇眼科是受母親影響嗎?

文忠傑(以下簡稱忠):我原本想攻讀化學,但那時鬧寧漢分裂,學業受影響,數學的三角函數沒有念完,更高深的微積分沒有念,我認為我在化學上的發展會因此受到阻礙,才決定轉行,到北京協和醫學院攻讀醫學。

我在選科的時候,覺得內科就是給給藥,而外科開刀,可以一目了然、很直接地治療病人,所以選擇外科。

文良彥(以下簡稱良):我們家很民主,十八歲之後可以自由發展。我是因為興趣而學醫,不過我很早就知道,外科不適合我,實習時,就決定不往外科發展。

醫學院畢業之後,母親拿了一本簡單的眼科指引讓我讀。我本來以為眼科很小,學問不大,但是看完那本書以後,覺得眼科還滿有意思的,就決定當眼科醫師。

忠:良彥畢業的時候,很多人都想到外科,包括良彥自己(良:我是想要到內科),是我把他阻攔下來。當年他還問我,為什麼他不能選外科,我對他說:「因為你爸爸是外科主任,總醫師的位置只有一個,我不知道怎麼決定。」

這其實是我私人的考量,我當時是三總的外科部主任,我認為如果良彥選外科,之後要選擇升誰,我很難公平地抉擇。刷掉我的學生,不公平;若刷掉兒子,我會心痛。

走外科要有興趣、體格和可以放得開的個性。外科醫師如果放不開,會因壓力得十二指腸潰瘍,所以我才叫他不要選外科。

良:小時候,父親很忙,全家看電影,父親要我們先去買票,不過大概都是電影演了一半了他才來,不到一會兒,銀幕上又會出現他的名字,醫院又把他叫回去。

高中時他要我到三總,跟著主管圖書館的泌尿科主治醫師呂燁彬學做醫學幻燈片和攝影,後來想想,他那時可能怕我變壞。我暑假就泡在暗房裡,就這樣養成攝影的興趣,也許這也是後來選擇眼科的原因,眼睛是世上最精密的照相機。

嚴拒紅包
一律退回 不然叫助手開刀

問:行醫多年碰過病人送紅包,如何拒絕?

忠:病人常在開刀前拿紅包給我,我就直接將紅包收到口袋裡,然後對他說:「明天我的助手會去開刀!」病人聽了就很緊張:「我都送紅包了,你怎麼找助手來開?」我就說:「我已經有了你的錢,我何必幫你開刀呢?你給我錢,那我就不必工作了嘛!」病人聽到就會說不行不行,我就請他把紅包拿回去。(笑)

良:我通常會表明不收紅包,如果患者硬要送,有人比較迷信,我就把紅包袋收下意思意思。從小家裡就不准收人家的禮,一收禮就會挨罵,父親這方面可是很兇的,一律退回去。

教學超嚴
第一篇論文 被父退了八次

問:老教授據說教學很嚴厲?文良彥醫師對學生也是同樣的態度嗎?

良:我當住院醫師時寫了生平第一篇論文,我自覺寫得很好,私下請父親幫我看看,結果被他退了八次,其實那只是一個很簡單的病例報告。

他跟我說:「這會白紙黑字留下來,你不要廿年後才後悔,自己怎麼寫了這麼糟糕的論文!」現在想想,父親的話是有道理的,但我當時嘀咕:「早知道我就不給你看了。」(笑)

忠:但那時我是外科部主任,包括眼科、婦產科、耳鼻喉科都在外科部下面,所以他的論文還是要給我看過。(笑)

老師若不嚴,學生不認真學,受害的是看病的民眾。當時國防(醫學院)的學生十年就要退役,我認為,十年要訓練一個醫師,很不容易,所以加強訓練,希望每個人不辜負醫師的職責。

我的學生現在發展很好,很多人做院長,這是我很大的滿足,他們的成功就是我的光榮。

面惡心善
學生沒錢出國 父慷慨資助

良:父親以前很兇,護士看到他,都會嚇得跑走。有時候他也會在開刀房摔東西。我沒有像他那麼嚴格,每個人做事方法不一樣。他黑白分明,我是覺得有時候……要求完美,並不容易。

有些事情我不會去管,因為都是大學或醫院了,不是小學啦。我和他不太一樣。

問:聽說文教授以前會把住院醫師寫的病歷丟到地上?

良:他們那時代很多醫師都是這樣,還有老師從窗戶甩出去的。被甩出去怎麼辦?你寫了那麼多,只有去撿回來呀。我不會對學生這樣,我會告訴他哪裡錯了。

我和父親風格不太一樣,這沒有什麼對或錯。不過,他是個面惡心善的人,以前學生出國沒錢,他還自掏腰包資助學生。

問:兩位會希望子女學醫嗎?

忠:我有三個兒子,他(良彥)是主動學醫,其他兩個兒子學機械工程及土木工程,也不錯。事業是個人的興趣,要讓他們有自主權。

台灣日據時代,不准念大學,醫師地位很高,所以每個人都想要學醫。但廿一世紀是科學發達的時代,我們應該什麼科學都要有人發展;因為當醫師收入好、生活好、地位高,就要來學醫,這是不對的觀念。

良:現在沒有小孩想當醫師。我以前連星期天都要上班,尤其在公家的時候,一個蘿蔔一個坑,根本不能休假,這現代人不能理解。

【2004/11/02 聯合報】

top
聯合線上公司 著作權所有© udn.com. All Rights Reserved.